浙江省文物网
神圣与精致——良渚文化玉器品读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蒋卫东  2006-05-23
  由国家博物馆和浙江省文物局联合举办的《良渚文化文物精品展》已于8月19日在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展。此次展览是良渚文化文物首次在首都的大规模集中亮相,浙江方面为此特意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良渚文化博物馆等单位精选了213件套质料各异、造型丰富的精品文物,意图较全面系统地反映出良渚文化卓越的发展水平、艺术成就及其在中国史前考古学乃至中华文明起源上的独特地位。展品中,有制琢精美的玉器148件套,充分彰显了良渚文化独特的玉文化内涵。玉器那色彩斑杂的外观性状,神秘独特的造型取象,繁缛精致的刻画纹饰,若明若晦的功能用途,似乎也更为观众注目和津津乐道。为加深观众对良渚玉器的感受和理解,《收藏家》杂志约我带领大家作一次良渚玉器的纸上之旅。
  1973年对于长江下游地区的考古工作而言,是值得纪念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的第一次发掘,揭开了以发达的稻作农业为特征的长江流域史前文化的面纱,成为长江流域史前考古与黄河流域同等对话的开端。同年江苏吴县草鞋山遗址的发掘,则首度在典型的良渚文化墓葬中出土了琮、璧等玉器,将原先长期被视作周汉之器的琮、璧等玉器回归到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的年代坐标之中,从而使良渚玉器的研究开始摆脱金石学式器物考证的窠臼,进入到考古学文化的研究范畴。
  继草鞋山之后,1977年江苏吴县张陵山,1978、1979和1982年江苏武进寺墩等地的发掘,进一步提升了对良渚玉器的认知水平,研究者注意到琮、璧等玉器跟显贵者墓葬间不可分割的紧密关系,根据《周礼》中“疏琮璧以敛尸”的记载提出了“玉敛葬”的观点。
  随后,上海在1982、1986和1987年连续三次发掘青浦福泉山遗址,揭示出显贵者墓葬与人工堆筑高土台间相生相伴的紧密关系,从而在墓地的认识上形成突破。
  在江苏、上海诸多发现的启示下,浙江省在1986和1987年先后发掘了余杭反山和瑶山墓地,从而在良渚玉器的发现和研究领域一举获得领军优势。反山墓地出土玉器1200件(组),瑶山墓地出土玉器700余件(组),两地出土玉器之和超过了以往良渚玉器发掘品的总和。除了获得数量的优势外,在玉器质量、种类、组合、纹饰等方面都取得了激动人心的收获。由于操作得当,两地发掘对于复合件玉器的认识更是获得突破性成果,不仅成功复原玉钺的安柄形式、玉串饰的多种组串方式,而且对三叉形器、玉梳背(冠状器)等玉器的复合形式,也作出了基本合理的解释。反山十二号墓玉器上被称为“神徽”的完整神人兽面复合图象的发现,对释读良渚玉器纹饰的内涵意义起到关键性作用。瑶山墓地与祭坛的复合关系,也使更多研究者注意到玉器与神崇拜间的联系,并由此激发起良渚玉器社会学研究的风潮。反山和瑶山的发掘奠定了良渚玉器研究的基石,形成的许多认识至今仍被奉为金科玉律。此次展览中有121件套玉器出自反山和瑶山,足见两地玉器质量和种类之丰富。
  在反山和瑶山之后,江浙沪两省一市又相继发掘了一批良渚文化墓地。江苏发掘的花厅、赵陵山、高城墩,上海发掘的亭林,浙江发掘的荷叶地、汇观山、横山、佘墩庙、普安桥、龙潭港、周家浜、新地里等墓地中都有引人注目的玉器出土。与此同时,遗址的发掘也如火如荼,其中江苏句容丁沙地与浙江良渚塘山两处遗址的发掘,出土了数量与种类颇为丰富的玉器半成品与玉料,并发现一些石质制玉工具和可能为制玉作坊的遗迹,为良渚玉器制琢工艺的探讨提供了最直观的资料。而“良渚遗址群”概念的提出以及莫角山、庙前、龙南、绰墩、广富林、卞家山、仙坛庙等聚落居址的发掘,也大大拓展了良渚玉器研究的范畴和视野,推动着良渚玉器的研究不断向纵深开拓,使其成为良渚社会组织结构、等级分化和文明化程度等研究课题的重要切入点。
1页 | 2页 | 3页 | 4页 |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