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收藏鉴赏 -> 珍品赏析
颜真卿的光芒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王群力  2019-01-25

“俱往矣。然而,美的历程却是指向未来”

  时隔1261年,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书法家颜真卿,如一道闪电一簇光芒照耀在二十一世纪的数字化的时代,深沉伟岸炫目。伟大的艺术品,总是会超越历史,照亮未来。虽然,千年名迹《祭侄稿》收藏于海峡对岸,颜真卿的精神遗产和艺术贡献,为千秋万代留下了可歌可泣的榜样。

  1 颜真卿是中国书法历史完人

  颜真卿(709-784)唐朝名臣,司徒颜杲卿从弟。正是颜杲卿之子颜季明,在安史之乱中残酷被害,颜真卿写下了千古不朽的书法名作《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简称《祭侄稿》)。这是颜真卿追祭安史之乱,被安禄山杀害的从侄颜季明的文稿。二十三行,二百四十字。在这篇文稿中,颜真卿记叙了颜杲卿颜季明父子,“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取义成仁之事,通篇情如潮涌,气势磅礴,纵笔豪放。作为书法作品,《祭侄稿》有一种血脉偾张的悲愤,气贯长虹的美感。1982年,中国改革开放引发的文艺复兴时代,我参加了杭州市工人文化宫书法培训班,在那里看见一个同学把《祭侄稿》写得惟妙惟肖。当然,写得很像,跟是不是真正理解,不是一回事情。

  之所以颜真卿可以写出如此伟大的作品,必须从颜真卿的人格精神和他的所作所为来了解。颜真卿,出生于京兆尹长安,即今天的西安市。他从进士甲科身份,开始仕途生涯,直至唐代朝廷京官。天宝十一年,受宰相杨国忠排挤出任平原太守。安史之乱,平原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的平原郡坚持效忠朝廷,与安禄山叛将斗争,直至从侄被害。大历十二年(777年),颜真卿重回朝廷,出任吏部尚书。因其刚正不阿,一心为公,再遭嫉恨。建中四年,亲赴叛将李希烈军中劝降。面对威逼利诱,不为所动。兴元元年八月初三,颜真卿被李希烈缢杀,取义为仁,终年七十六岁。

  唐代,是定义中国书法文化地位的时代。百花齐放,名家辈出。颜真卿书法风格,从褚遂良,张旭,欧阳询出发,最终形成了遒劲深沉,气度非凡的书法风格,颜真卿,是唐代书法集大成者。苏东坡“颜公变法出新意”,阮元“元气浑然,不复以姿媚为念”(来自李泽厚《美的历程》)大唐气象,在书法的界面,定格于颜真卿。我十二岁学习书法,最初从隶书入手。十六岁开始临习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勤礼碑》,当时尚不能体会颜体书法醇厚深远的意蕴。而颜真卿在我的心里具有崇高的位置。

  2 颜真卿以后的中国书法

  中国书法自甲骨文,大篆,小篆,金文,汉隶,章草,魏碑及至行书楷书大草,迭代清晰,源远流长。然而,书法除了中华文化的符号,作为独立门类的艺术,始于魏晋。艺术史学者认为,这个时候才是文艺自觉的时代。也就是有了独立的书法审美。唐代,中国书法的所有审美要素已然完成。依托于儒家价值观,心正笔直,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贯注笔端,形成独具一格的面貌,是书家追求的至高境界。盛唐气象,深切地影响到朝鲜,日本及东南亚中华文化圈的国家。而日本,拜服于中国唐代的文化力量,以唐代审美标准为圭臬,不敢越雷池半步,将书法审美的标准,定格于那个时代。颜真卿在日本至高无上的地位,形成于这个时期。此次《祭侄稿》东瀛之行,日本国立博物院将其称之为超越王羲之的作品,这与唐代文化在日本的影响至深有很大关系。

  而时代总是在发展,无论是被稀释或者发扬光大——文化,终究是时代的产物。宋代以降,理学兴起,中国书法进入到一个新的文化阶段。以苏东坡为代表,苏、黄、米、蔡——“宋四家”,创造了中国书法审美的新高度。日本书法界认为可以代表中国千年书法艺术的高峰,无非三个人: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在他们看来,这都是一脉相承,逐步进入新的审美层面的关系。即使如此,人们依然会有“颜筋柳骨千秋楷法,韩潮苏海万顷文章”的认知,把颜真卿,柳公权的楷法,韩愈,苏东坡的文章,奉为历史经典。

  以至经历了明末清初,八大山人至清代扬州八怪等等充满艺术革命精神的大家,一直到清代晚期碑学兴起,新书风格风起云涌。这个时期,中国书法历史发生一次颠覆性革命,那就是兴起形成于民国的碑学潮流。在包世臣,康有为等人推动下,致力于在千年帖学传统之外,从高古碑刻乃至金文甲骨文中汲取营养的风潮,改变那个时代曾经出现的“馆阁体”的陈腐审美风习。这个时代的杰出书家,吴昌硕,沈曾植,于右任,李叔同(弘一法师),开一代风气之先,蔚为大观……藏于西泠印社山巅的《三老讳日忌日碑》,是他们的群体膜拜对象。1983年,第一次去沙孟海先生家求教,他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我很吃惊:“楷书不只是颜柳两家啊!”,观点坦率直白,惊世骇俗,当然,也迅速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1985年,为香港《书谱》杂志撰写介绍沙孟海先生的文章,审阅之后,沙先生在稿子里夹了一张字条,“年轻时,看沈曾植写字,方笔翻转,颇受启发”。当时不明其意。很多年后才意识到,沙先生深受“书法革命”的影响。他们这一代人,企图冲破千年藩篱,希望以革命性的笔法,创造中国书法新面貌。李叔同出家之前,最后在俗世写的字迹,即为正宗的碑体《姜母强太夫人墓志铭》。这股风潮,恰似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音乐界的黑人说唱RAP,今天中国的新民谣。

  即使如此,人品即书品,儒家价值观的书法风格,政治正确,依然是判断价值的主流。李泽厚先生认为,儒家的艺术审美,始终把意识形态与艺术审美混为一谈(大意)。另外,民国时代,依然有从颜真卿文脉而产生的书法家,钱沣,翁同龢,何绍基,谭延闿……,颜真卿艺术,惠及后世,名家辈出,源远流长。

  3 颜真卿的当代价值

  虽然毛笔时代早已远去,中国书法艺术历经各种流变,在今天却愈发成为知识分子热衷追习的风尚。尽管很多人并不以成为书法家为目标,抄经静心,寻求短暂的心灵超脱。以中国美术学院为主要代表的当代书法教学,为中国书法的传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再次证明了潘天寿先生建立当代书法教育的深远见识。在这些佼佼者中,颇多登堂入室,传承中国书法精髓,卓然成家者。其实,今天的中国书法教学或者艺术工作者,始终在历史资源中寻找灵感,颜真卿就是最重要的典范之一。他们以更多元的知识结构,多样化的方法,实现书法艺术的传承。

  书法艺术,与其他艺术一样,其真正的美感,来自时代文化资源的赋能。无论古代抑或当代,书法艺术依循着经济文化的进化,同步演绎。好比王冬龄先生,从视觉艺术汲取营养,创造出“乱书”。无论有多大的争议,王冬龄先生在深厚传统功力之外,以崭新的艺术风格,为西方文化撬开一条窥视理解中国书法的缝隙,放射出一道令人讶异的光芒。

  “俱往矣。然而,美的历程却是指向未来”(李泽厚《美的历程》结语)。颜真卿,虽然远去千年,而其通过书法,与杜甫、李白等等古代艺术家一起确立的中华审美气度,在今天熠熠发光,照耀着未来。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