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柳河 郑建华 曹鸿
倪巍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副主编: 袁逸
责任编辑: 叶大治 孔海洋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0571-88844293
传  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QQ: 354825478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6年第五期
绍兴齐贤镇羊山与钱塘江海塘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孙伟良 时间:2017-01-17

  前几年,我应邀参与央视中文国际频道《走遍中国》栏目组的节目,成品即为百集系列片《中国古镇》中的第76集《齐贤镇——石城石缘》。播出以来,该节目在微信圈被刷屏。诚然,二十多分钟的视频确难详尽羊山石文化,而对于解说词“羊山石最大量的去处之一是用于修建钱塘江海塘”则大有必要予以细述;因为我在走村串户时屡屡面对好事者的提问。窃以为与其重复千百次的解答,不妨诉诸文字以解惑吧。

  乘坐高铁到绍兴北站,隔着杭甬运河便是齐贤镇境。千余米处有残山耸立,此乃宋代《嘉泰会稽志》所载因“山有石如羊”而得名的羊石山,俗呼羊山。山东麓是山头村,南麓名山南村,西麓唤作湖岙村,山北麓即齐贤集镇所在下方桥市。民国臧励龢等编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下方桥市”释文作“在浙江绍兴县北,迫近海塘”。海塘即钱塘江海塘。

  浙江的母亲河钱塘江一路东进,滋润着北岸的杭嘉湖平原和南岸的宁绍平原,但也给两岸民众带来了灾难。翻开《钱塘江志》,明清及民国时期大约平均每4年就有一次潮灾。最为惨重的一次发生在明崇祯元年(1628)的七月二十三日。《明史》记载:“杭嘉绍三府海啸,坏民居数万间,溺数万人,海宁、萧山尤甚。”康熙《会稽县志》、嘉庆《山阴县志》均记述了绍兴府城“街可行舟”。现存羊山的崇祯三年(1630)“潮灾记”碑,明确记载了齐贤镇北陶里村“死于水者,几贰百余人”。

  潮灾带给老百姓的无限伤痛被写入了小说,成为抹不去的记忆。据考据,由杭州陆人龙编著,成书于崇祯十六年(1643)的《型世言》(亦名《三刻拍案惊奇》)第二十五回《凶徒失妻失财,善士得妇得货》记述道:“崇祯元年七月二十三日,各处狂风猛雨,省城与各府县山林被风害”,“那近海更苦”,从而引出一个救灾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故事。小说对海宁的记载是:“申酉时分,近海的人望去,海面黑风白雨中间,一片红光闪烁,渐渐自远而近,也不知风声、水声,但听得一派雷轰虎吼般近来。”“凡是一个野港荒湾,少也有千百个尸首,弄得通海处水皆腥赤”,灾后惨象确有不忍目睹之感。

  由于“国家仓储仰给东南”,朝廷痛定思痛,故将海塘建设作为历代农政之要。唐宋以来所筑海塘限于当时的生产力多系土塘,后渐改石塘。《清实录》言,“惟鱼鳞大石塘乃一劳永逸之图,必须通盘告竣,方可垂诸久远。”雍正三年(1725)正月有谕:“朕思海塘关系民生,必须一劳永逸,务要工程坚固,不得吝惜钱粮”;雍正十三年(1735)七月又谕,“不惜多费帑金,为亿万生灵,谋久远乂安之计”。高宗弘历六巡浙土,专程察看海塘,躬亲擘划修筑,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三月谕内阁:“念海塘为越中第一保障……多费帑金,为民间永远御灾捍患,良所弗惜。”雍正朝《浙江通志》280卷按照常规,“海塘”本为“水利”下属,却在“水利”10卷后又并列设“海塘”5卷。再观《清实录辑录钱塘江海塘卷》屡屡出现“浙江海塘工程,关系民生,最为紧要”之句,更体现了农耕时代海塘对百姓切身利益的重要性。

  “羊山”一词被载入史籍亦与海塘有关。《清实录》乾隆三年(1738)十二月载有“需用石料,采自绍兴羊山”。雍正《浙江通志》提及采石来自山阴县羊山及上虞夏盖山。今人陶存焕、周潮生所著《明清钱塘江海塘》记载,明万历十四年(1586),萧山知县刘会以山阴羊山等宕料石筑西兴丁石塘;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上虞后海塘所用石材由山阴羊山和本县夏盖山供应;道光元年至二年(1821-1822)因重建海盐海塘,所需大条石曾向山阴羊山订购1000丈,又由于他处“石质差,有裂纹,开采难以足数,连同增用条石”,又向羊山增购200丈;道光十四年(1834)兴建海宁、仁和一带塘,同治五年至光绪六年(1866-1880)修建海宁、仁和鱼鳞大石塘,所用条石就有羊山石。今羊山石佛寺城隍峰岩壁尚存光绪二十六年(1900)所镌石刻,言及上虞王德元“以塘工运石长驻于兹”。由此可见,一直到清末,羊山仍是官方采办塘石的重要宕口。

  在古代,采石与丝绸是齐贤的两大支柱产业,羊山周边山头、山南、湖岙等村男劳力多从事采石业。石宕从业人员之广,从谱牒中不经意的记载就可窥一斑。《下方桥陈氏宗谱》提到,乾隆年间“宕内石料民价比官价稍昂”。有小宕户雇一二工人,借以“塘石”为题混开,每月开十余丈石料,进行私售牟利,以致官方“采运不敷月额”。又如据《浙江省绍兴县工会志》记载,19271月“下方桥石塘工会成立”,可见是有一定人数的组织。

  经过历代开凿,至17世纪末羊山已是“洼以为洞,潴以为潭”。清代文学家朱彝尊于康熙丙子年(1696)九月既望游羊山,在《羊石山题壁》一文中就有描述。嘉庆十九年(1814),山南村人韩潮(1748-1821)撰《羊山祖居记》。文中记载:“自海水为灾,屡兴石工,而采凿无余,残山剩水,碧涧深潭。”作者慨然叹曰:“问所谓羊山者,无存焉。”换而言之,羊山的主体在两百年前就已不复存在,却也无意中形成了名声在外的“羊山石城”景点和如今以“佛在石中,石在水中,水在山中”为特色的羊山石佛风景区概貌。

  或许有人会问:绍兴以石文化为景观的吼山、东湖、柯岩及羊山以前都是采石场,为何羊山与海塘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其他三处少有记载?《清实录》乾隆三年(1738)十二月有载:“(石料)由海道攒运,每丈定价七钱三厘。今涨沙广阔,载运艰难,请加给水脚银一钱。”很显然运输的成本必须考虑。综合采凿、运输塘石等诸多利弊权衡,吼山、东湖、柯岩三处均位于绍兴城南,离海数十里;而羊山去钱塘江边仅十余里,又有羊山南侧西小江顺江而下的运输便利,是极理想的采石点。光绪《海盐县志》记载:“其采运羊山石,由该宕运至宜桥坝口(三江所城东),再由宜桥坝过海,运至秦驻山北四爷庙地方”,海运船只由各盐场派卤船均匀装运。

  既然运输讲究便利,那海边就有山,为何不就地取材呢?就绍兴北部而言,确有白洋山、金帛山、马鞍山、驼峰山等,但它们是抵御海潮的天然屏障,历来不准开采。《嘉庆山阴县志》卷三《驼峰山禁开凿事略》一文可予说明。其略言:“驼峰乃郡治北部屏障,为沿海要区,如一开凿,无以抵御海潮。”雍正十二年(1734),海宁塘工方兴觊觎驼峰山石并伐之,浙江巡抚、总理海塘工程的嵇曾筠获悉后,下令永禁开凿驼峰山,并在绍兴府城隍庙正殿立碑告众。乾隆二十一年(1756)夏,又有宋家溇筑塘民工“连名申请开凿”驼峰山,被闽浙总督喀尔吉善“立命禁止”。既然沿海诸山不能开采来修筑海塘,退一步来看,羊山自然成为极佳的采石点。有一点需要补充说明,白洋山(一名大和山)曾是萧绍海塘天然组成部分,解放后因萧山县围垦需要而被开采,今成半壁兀立。

  关于羊山石的特点,民国《越游便览》“矿物”一目中提到“块石居多,板料殊少”。而东湖绕门山石质坚而韧,多用于营造坟茔、石椁。这也是羊山石被用于建造海塘的原因之一。用于修筑海塘的羊山石尺寸如何?梳理地方志,倒也有零星记载。如雍正《浙江通志》卷六十四《海塘三》记有“长五尺、宽二尺、厚一尺”。嘉庆二十五年(1820)七月,林则徐出任杭嘉湖道。道光元年(1821),浙江巡抚帅承瀛委派林则徐查勘海塘水利,发现旧塘十八层中,多有薄脆者搀杂其间,“即令新塘采石必择坚厚”,塘遂坚固,后编有《塘工成案》一书。光绪《海盐县志》引《塘工成案》记录的拆修成式是:“每鱼鳞塘一丈,计二十层,拆底换桩,牵计添石五成。用长五尺,宽一尺六寸,厚一尺五寸,六面方平羊山条石八十三丈零。”另有记载,同治十二年(1873)修筑鱼鳞石塘二十九丈,“应用塘石每块需长五尺、宽厚一尺五六寸,在于绍兴府属山阴县羊山地方采购”。上述长170厘米、宽66厘米、厚33厘米,以及长170厘米,宽厚50厘米左右的石料,现湖岙村仍有少许存在。村民口述,村后的一条石板路就是用“回宕石”铺设的,即采凿好的塘石运至海边工地,因稍短或稍窄被视作不合格,石匠们只好拉回来铺路。如此厚实的石板用作铺路,目及处着实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羊山连亘数里,蜿蜒若卧龙,故又名龙山。自隋开皇年间越国公杨素组织民工采石筑越州(今绍兴)罗城以来,倚山而居的村民便世代以采石为业。然峭壁悬崖奇险万状,从业而死伤者在所难免。现藏南开大学图书馆古籍部的清光绪间山南村陆灏《鄂不书斋集》中,其撰诗作《开山哀》前序谓:道光二十年(1840),邻居蒋某“晨炊而往,忽裂壁坠”,“人觅其尸于乱石之际”。诗云:“刀锋杀人犹可逃,山锋杀人厉于刀……石吃人兮甚于虎,少妇孤儿泪如雨”,读罢令人唏嘘不已。采石遭致伤筋断骨甚至出人命,却不曾想又衍生出另一个行业,这就是伤科。

  浙江著名的伤科世家绍兴“三六九”伤科世居下方桥下方寺(亦称寿量寺)里西房。据《绍兴医学史略》载,伤科始自南宋。其鼻祖稽幼域早年拜少林武师徐神翁为师,授武功及医术,后护驾至绍,悬壶行医,不久医名雀起,传艺授徒,创“下方寺里西房伤科”,直至明清间传至张梅亭。张梅亭自幼入寺,敏悟超群,颇得住持青睐,故独得秘传。他不但医术高超且医德高尚,为照顾远道而来的求诊百姓,亦解决下方寺应诊不暇的局面,特遣师弟及门徒甚至亲自出门远诊。由于规定每逢农历一、四、七在寺中候诊,二、五、八赴萧山县城坐诊,三、六、九亲自到绍兴府城宝珠桥河沿坐诊,后竟以“三六九”伤科闻名于世。笔者访问多名耄耋老人,告知在民国期间,除“三六九”伤科外,仅下方桥街市便有个体伤科诊所十余家,今仍有单氏、傅氏从业。

  不可否认,众多采石工形成了顾客来源,造就了伤科的门庭若市。行文至此或许有人会认为跑题严重,明明说的是羊山与海塘,怎么扯到伤科了?窃以为研究社会史并不是单独孤立的,而是相互关联、触类旁通的。羊山被掏空造就了钱塘江海塘,也造就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六九”伤科。打开视野、研究历史很有趣。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