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柳河 郑建华 曹鸿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副主编: 袁逸
责任编辑: 叶大治 姚杰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0571-88844293
传  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QQ: 354825478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6年第五期
浙北名刹福严禅寺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范树立 时间:2017-01-17

  福严禅寺离我的家乡桐乡市崇福镇很近,只有七八里路。记得小时候,我曾经跟随父母去福严寺游览。当时的福严寺给我的印象是一座庄严古朴的寺院,杏黄色的建筑有着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寺院内不时传出拉长调子的呐呐诵经声和清脆的铜钟声,随着幽幽的檀香味四处扩散。寺墙外石拱小桥下流水潺潺,还有一大片高大的松树林,少说也有一百来棵,微风吹拂就会发出一阵阵“沙沙”的松涛。不少拖着毛茸茸大尾巴、活泼可爱的棕黄色松鼠在松林枝干间敏捷地跑动、跳跃,增添了灵动与活力。回想起当时的景象,真的十分有趣,令人回味无穷。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三十多年后我才有机会第二次去福严寺。那是“文革”后不久的一个春天,已过了清明节,我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前往。那天春光明媚、风和日丽,正是踏青的好日子。我骑车沿着窄长的乡间小路向北缓缓前行,一路上金黄色的油菜花散发出阵阵诱人的清香,绿油油的麦苗儿一望无边,路边紫色的蚕豆花象蝴蝶般点缀在绿叶间。沿途村前屋后的桃树上开满了粉红色的花朵,把乡村田野的景色打扮得艳丽多采。在小路两旁的农田里,当地农民正在辛勤劳作。他们欢笑着三三两两坐在矮矮的小木凳上,双手麻利地嫁接着小桑苗——小桑苗是这里的特产,我曾经在附近的乡村里插队落户,也干过各种田间农活,知道接桑苗是一项技术性很高的农活,没有熟练的技巧是很难将小桑苗接活的。

  在这春意盎然,鸟语花香的田野里悠然骑行,我感到心旷神怡,心情得到极大放松。眼前的大好春光使我不时停下车来,深深呼吸几口田野里特有的略带泥土清香的新鲜空气,尽情欣赏四周的田野风光。稍作休息后我又继续赶路,不多时便在一片绿色的麦田里看见了一座寺院,走近一看,杏黄色的寺墙和大红色的窗框显得十分醒目。这就是在福严寺旧址上新建的几间寺院建筑。一间供有几尊菩萨的寺殿内不时传出喃喃的颂佛声。由于人多屋小,殿外的天井里也挤满了香客,一本正经地在念经,听口音大多是来自附近乡村的老太大。她们虔诚端坐,神态自若安祥,目光停滞少动,嘴里不时重复叨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殿外天井正中有一口石补钟,还有一座供人敬上香烛的亭子。亭子供案上烛光闪忽,檀香烟味四处弥漫,让人在阵阵烟雾中仿佛见到西天佛国的景象。

  第三次去福严寺是新世纪即将来临之际。那是国庆长假期间,我带领全家人再次前往福严寺。乘坐的汽车沿着乡村公路飞驰,不久便在福严寺外停下。我猛然发现,眼前是一座规模宏大、气势不凡的寺院。跨进山门有一座与杭州灵隐寺规模相似的天王殿,殿里新塑的四大金刚像肃穆威武,形象栩栩如生。北面一座大殿建筑刚刚完工,还来不及塑上佛像。参观完寺内大殿,我们又游览了天中山、放生池,还边走边拿出相机拍照留影。

  如今的福严寺占地面积达54亩,寺内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圆通宝殿等三大殿。大殿东西两侧还有罗汉堂、斋堂、客堂、卧室等75间。寺院四周有数以千计的古木,寺前有一条小河“通运河”,河上有一石拱桥名为“劝农桥”,又称“凤桥”。凤桥北堍曲径通幽,直抵寺院山门,俗称“山路”;南端两侧各有古井一口。古井北是一片古松林,虬枝盘曲,郁郁葱葱,甚是繁茂。中有一棵巨松,树梢独出林中,上有一个很大的松球,十分奇特。松林北侧便是福严寺鳞次栉比的建筑。寺院东西各有一条曲流卧于朱墙之下。寺院北面是天中山,山后有两河相抱,碧波悠悠。综观整个福严寺,劝农桥如嘴,古井像眼,山路是颈,巨松上的大松球像冠,东西两曲流中的狭长小洲如翅,山后两河似尾,历来被认为是“风水宝地”。

  据寺中石补钟铭文记载,福严寺始建于南朝萧梁天监二年(503),由台山日东熹禅师开山,距今已有1400多年历史,初名已无考。唐乾符三年(876),唐僖宗题额“千乘禅院”,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改名为福严禅寺。清初费隐禅师驻锡时中兴寺院,有殿宇僧房百余间,并有金碧庄严、佛像精美的天王、大雄、圆通等五大殿及五百罗汉堂。道光年间,净念法师移住福严寺,募金重修,增屋益室,使古刹重达兴盛。其实创建后,福严寺亦迭经兴衰,之所以能在清代中兴,主要原因系寺院主持多为大德高僧。与那些以本寺小和尚继承衣钵的寺院不同,福严寺往往遍访海内有德行的高僧选为主持,堪称善于选贤任能。一千多年来,福严寺高僧辈出:像宋代的真觉、清代的费隐、净念上人、晚清的智南、民国初年的古华、抗战时期的性空、性显等,都是法誉颇隆的佛界名流,为福严寺的发展均做出过重要贡献。

  一直以来福严寺还是避暑胜地,并与许多名人有了结缘的机会。宋朝大诗人杨万里曾来寺游览,作《崇德道中望福严寺》一诗曰:

“一径青松露,三门白水烟。

 殿横林外脊,塔漏隙中天。

 地旷迎先见,村移眺更妍。

  客程坐行役,不得泊春船。”

  近代改良主义先驱康有为在“戊戌变法”失败后曾到此避难,并留有对联。黄花岗烈士林觉民、林尹民兄弟生前也曾几度来寺游览。清末画家蒲华长期寄寓寺内,作有名画《绉云石图》。现代漫画大师丰子恺蛰居故乡石门时,因福严禅寺距石门镇不到十里,更是常来常往。

  福严寺历经沧桑,留下了不少文物。在这些遗存至今的文物中,以绉云石、石补钟、阴阳镜、释迦玉佛、马皮鼓、五百罗汉、玉晖金铣匾等“福严七宝”出名,又以绉云石、石补钟、马皮鼓、阴阳镜最为珍贵。

  绉云石系我国江南园林三大名石之一,秀丽多姿,宛如婷婷玉立的古代美女,曾经存放在福严寺中达数百年。“文革”期间,该石被送到杭州保存,现存放于杭州西山花圃盆景园内,供中外游客观赏。

  “石补钟”高2米多,重约5吨。钟钮上的双龙、钟顶上的花纹和钟股上的三尊大小佛像皆十分精美。钟体外壁铸刻有楷书阳文的铭文和《金刚经》《大悲咒》《心经》等共计约万字,字迹清秀遒劲。当地相传铸钟时铜汁不足,寺中的费隐禅师急中生计,在铜汁内投入一块石头,终于将钟浇铸成,因而取名“石补钟”。该钟撞击时声音清远动听,周围十里方圆都能听到。“文革”期间,该钟曾被搬运出寺,存放在县文化馆内的空地上,差一点被送到外地熔掉,幸现已物归原主,依然安放在寺里。

  马皮鼓制于清康熙十三年(1674),造型古朴,鼓面很大,直径达近两米,为国内罕见的大鼓。相传此鼓是用马皮制作而成,敲击时声音洪亮,声传数里。

  阴阳镜亦制于清朝康熙年间,铜质,直径1.73米,重达560多斤,是一面制作精巧的特大圆铜镜,光亮度极高,可照见景物。于是民间便流传出该铜镜能照见阴司地府情况的说法,故称“阴阳镜”而闻名于世。据说后来有人看到死去的亲人在阴间受罪,悲痛欲绝,一头撞向铜镜,从此铜镜便变得模糊不清了。如今该镜依旧存放在福严寺中供人观赏。

  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八日是福严寺的香讯。前后约十天时间里,寺内香烟缭绕、灯烛辉煌、热闹非凡。香客、游人、商贾、艺人等人山人海、摩肩接踵,赢得了“小普陀”的美誉。近年来,福严寺又修建了大雄宝殿和罗汉堂。殿堂高大宽敞,红烛高照;殿内新塑的十八罗汉仪态威严,栩栩如生;五百罗汉则金光闪耀、高大威武,让人见之肃然起敬。此外,新建的观音殿内塑有一尊需仰面观看的千手四面观音佛像,造型高大、仪态慈祥,是少见的大佛之一。经过多年努力,如今的福严寺已基本恢复了原有规模和风貌。寺内不时传出诵经声和清悠的钟声,香客和游人常年不断,香火十分旺盛,再现了清代诗人吴曹麟《语溪棹歌》中“长松修竹荫横塘,福相庄严忆上方。瞻拜人来遥指点,绿荫深处沾红墙”的景象。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