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6年第六期
拭去浮尘始见金九峰山下胡碓村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贡小兵 时间:2017-02-22

  作为土生土长的汤溪人,对于叠嶂连岗、奇峰挺立的浙江省级风景名胜区九峰山并不陌生,但对于壑幽谷深、鬼斧神工的九峰山下的胡碓村,从知道村名起,除了能想到个“小”字外,一直以为和其他乡村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然而机缘凑巧,最近走进这个在记忆中除村名再没有其他印象的小村子后,看到残败的墙壁、粗大的屋梁、光滑的柱础,眼前的一切无不述说着胡碓村昔日繁荣的历史。不起眼的小村子居然沉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拂去历史的尘埃后,胡碓村昔日的辉煌顿如黑夜里的明珠,散发出令人眩目的光芒。

  从汤溪出发,行驶在往西的汤莘公路上,不用5分钟就到了转往胡碓村的路口。只是这个路口也如村子一般小,小到稍不留神就会把车子开过了头。胡碓村的村中主路是一条由北向南的道路,如果下车走在平坦的水泥路,只能看到两边的现代风格房屋。唯有走到村子南边尽头,拐向东边时,一些徽派建筑的旧影才会出现。

  沿着狭窄到几乎容不下两人并行的弄堂曲折前行,不用5分钟,眼前豁然开阔,一个面积不大的晒谷场出现在面前。朝北看去,一座庞大的古代建筑便映入眼帘。说其庞大,是因为除了狭小的弄堂外,建筑的整个门面已占据了晒谷场南面的其余宽度。漫步前行,站在大门口,就会看到一块小匾,上面写着“金华市文物点,世名堂,金华市文化体育局,2004年3月29日。”

  陪同参观的老人已八旬有余,亦是村里老人中最有文化的。他介绍说,世名堂为明代建筑,占地面积约660平方米,坐北朝南,整个布局呈长方形,前后三进,即大门、大厅、后堂。世名堂以前有三块牌匾,一块是杨一清题写的“世名堂”牌匾,一块是写有“荣恩”二字的牌匾,还有一块写有“祖孙进士”四字。

  世名堂大厅面阔三间(14.5米),进深八檩(9.45米),硬山顶,明间梁架为八架前单步廊,后双步廊用四柱,前檐单步廊做卷棚顶。次间梁架为八架分心,前后双步廊,带前单步廊,后双步廊用五柱。环顾堂中八根一人环抱的粗大柱子,仰望高高的梁架,既可以看到粗旷流畅的木雕,又能见到精雕细刻的局部。八个柱础仿佛雕凿后又经过精心的打磨,格外光滑,让人产生亲手抚摩一下的冲动。站在世名堂中,欣赏着古人精美独特的木雕造型,聆听着老人的亲切述说,感受着融为一体的建筑之美、人文之美和历史之美,让人自然而然地去思考、探究这古人遗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老人表示,近年来不断有外地人慕名找到这里参观世名堂。去年暑假期间,宁波一所大学的建筑系学生就包车集体前来。老人还说,其实以前并不叫“世名堂”,而叫“四名堂”,是一个叫杨一清的人题写牌匾后才改叫的,自己小时候还看到过杨一清题写的“世名堂”牌匾。说起杨一清可不只是个擅长书法的文人,而是有着大大的来历。查找资料可知,杨一清是明代重臣,《明史》中有传略,赞其“才一时无两,或比之姚崇云”。他一生为官五十余载,至华盖殿大学士、内阁首辅,是明代中叶著名政治家,当时就有人称其“四朝元老,三边总戎,出将入相,文德武功”,名扬天下。其地位和影响从一则逸闻中可见一二:明武宗时,大学士李东阳病重,同为大学士的杨一清前去探望,见李东阳为谥号担忧,当场表示应该给“文正”的谥号,奄奄一息的李东阳竟然随即起身,在床上向杨一清叩头。现在的人们看来这似乎不可思议,但当时来说,“文正”的谥号对李东阳来说简直是不敢奢望的。纵观整个明朝近三百年历史,得到“文正”谥号的不过方孝孺、李东阳、谢迁、倪元璐区区四人。其中方孝孺还因拒为燕王朱棣草即帝位诏命株连十族,直到南明小朝廷弘光帝朱由崧时才追谥,可见杨一清官居一品,位极人臣绝非浪得虚名。而身为朝廷重臣,杨一清居然会出面为小小山村题写“世名堂”的牌匾,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胡碓村里曾经出过一个胡森。胡森(1493-1564)字秀夫,明正德十六年(1521)进士,任南京刑部主事,以功官至太常寺少卿,转南京鸿胪寺卿。在职期间,胡森拒馈金、裁冗员,以爱民节用、清廉刚正、不阿附权贵著称;后因与权相不合,辞官归里,隐居九峰山。权相遭弹劾去职,未几复被起用,赴任时途经衢江,停舟访森,欲邀其同出,森称病不见。不久,权相果以奸败终,众皆叹服胡森识见卓越。嘉靖年间,邻县欲将重役转加汤溪,胡森作《却役书》,痛陈历年赋役已有增加,今又添重役,民日贫而敛日急,祸乱必起。知县亦据此申报,乃获免。杨一清把“四名堂”改为“世名堂”,或许是希望胡森后代能世世代代都扬名立万吧。巧合的是,解放前才25户百来人口的胡碓村,后来真又出了一个进士胡邦盛。

  胡邦盛(1707-1778),字绍仪,号晴峰,清乾隆元年(1736)进士,任四川开县知县时,凡有求提携谋职者,概以“为官原为教化百姓,非为肆意搜刮眷养亲友”而拒绝。开县任职期间,他办理兵差,运输楠木,任务虽极繁重而能不扰民。后调任山西阳城县,适逢高宗巡章五台山,他受命办差,尽剔时弊,不兴师动众,并竭力减轻负担,以至差事完毕,阳城安静如故,百姓竟不知邻县纷扰所为何事。任满后他迁思南知府,官阶愈高自守愈严谨,为官40年未尝在官署作宴乐,谒见上司仍一身旧衣敝靴,身边老幕僚数十年不更换,看门者始终一人,廉正爱民之声远播。

  从世名堂西侧门走出,沿着狭窄的弄堂朝北,不到两分钟就可以看到一座古宅。虽然外表十分普通,可到了大门前就会发现,大门有着完整精美的砖雕。砖雕由东周瓦当、汉代画像砖等发展而来。在青砖上雕出山水、花卉、人物等图案,是古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种艺术形式。此外,门前一对门鼓石是主人等级和身份地位的标志,也是门庭的装饰艺术品,与门簪、门槛、门扇、门框等一起产生了古朴典雅的整体美感。鼓座浮雕着祥云纹,是吉祥、祈福、避邪的象征,与建筑物和谐统一,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成为传统民居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九峰山不仅历史悠久,自然景观优美,人文景观也堪称丰富,其中不少就与胡碓村这小村子有着密切关系。胡森的墓葬在九峰山下。沿着山脚下一条曲折的乡间小路,在老人的带领下来到胡森的坟前。坟墓颇为古旧,碑上许多小字已不大看得清,只有中间“明太常少卿鸿胪寺卿胡森墓”几个字还很清晰。墓葬坐南朝北,正面有三大墓穴,其中正中大穴为胡森父母之墓,左大穴为胡森夫妻之墓,右大穴胡森儿子之墓。原来的墓道、石桌、石凳等已毁,只有华表仍在。墓周围长满了荒草,墓碑上挂着几缕红布条在风中飘,似乎很久没人打理了。站在古墓前,令人思绪万千,仿佛可以看到胡森端坐桌前,在昏暗的灯下奋笔疾书《却役书》的场景。纵然远离朝堂、归隐田园,胡森依旧心系一方百姓的生计疾苦,不能不让人心起敬意。

  作为金西人的精神家园,九峰山以石刻为载体,传承着独特的历史文化。历经多年沧桑磨难,胡森晚年自号“九峰”,在九峰山留下了许多石刻真迹。沿石阶而上来到半山腰,就可以看见岩壁上镶嵌着的胡少卿(森)石刻手书碑。碑纵一尺,横五尺,凡二,嵌于九岩洞口。左方岩石上首刻九峰三贤事略,次宋赵清献公九峰岩诗,次明胡希华九峰瀑布诗,次少卿自作游九峰诗72首。《汤溪县志》云:“汤邑金石文当以此为首推。”胡森有不少描写芙蓉山(九峰山)的诗句,如“满路林光晨霭合,一川花气午烟开”(《九峰岩》)、“龙丘回白日,鹤驾轶长烟”“雪窦悬修瀑,风岩嵌紫烟”(《游九峰》),以至《汤溪县志》云:“自来贤士大夫,春秋佳日,偶事游观之乐,必于九峰。”

  时至今日,九峰山下仍流传着许多与胡森有关的民间传说,成为别样的人文资源。在村民传说中,胡森不仅是官方记载中清廉刚正、不阿附权贵的人,更是个有作为有担当的血性男人。尚未取得功名时,胡森虽然读书刻苦,在当地有了一定名气,但家境贫寒,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方圆十里内竟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27岁时,黄堂丰大员外的女儿与下新宅一官宦人家定了亲。不知道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新娘半路上憋不住尿了一身。一下轿子,眼尖的婆婆马上发现了这事。公公听后勃然大怒,官宦人家怎么可以讨个病人做老婆,于是当场休妻罢婚。此事一出可苦了丰员外的女儿,附近没有人家愿意要这样的媳妇。后来媒婆出了个主意,索性把女儿嫁给胡碓村的胡森。胡碓村虽小,胡森虽穷,好歹也是个秀才,算有点身份。于是胡森就这么平白拣了个老婆。

  转眼到了赶考的日子,胡森囊中羞涩,想向岳父借点盘缠。谁料岳父却出言讥讽,小小的胡碓村能出什么大人物,还不如省下钱来吃顿好的。胡森年轻气盛,听后很不服气,立即表示自己不戴红凉伞就不走牛桥畈。哪知岳父也顶上了,表示如果能戴红凉伞自己就红毯迎接。转眼到了来年,胡森中进士的消息已传遍整个汤溪。到了春天,丰员外忽接到胡森派人送来的书信,说明天准备到岳父家拜访,希望能准备好红毯履行前诺。丰员外无奈,只好派人去买来红毯。谁知第二天一早就下起倾盆大雨,丰员外为履行承诺,不得不让人把红毯从村口一直铺到家中,结果到了晚上胡森也没有出现。过了几天胡森又派人送来相同的书信,相同的戏码又上演了一遍。丰员外这下知道女婿是在责怪他当初嫌贫爱富瞧不起自己。过了一阵子,丰员外接到胡森来信。信中胡森表示,自己准备过段时间回乡省亲。作为女婿,理应为岳父脸上贴金,所以特意带了许多兵马。岳父要在自己良田四周插上标杆,以免兵马践踏。丰员外阅信大喜,忙叫下人照做。到了胡森回来的日子,丰员外早早站在村口红毯上等侯迎接,不一会就看见两队兵马疾驰而来,到了黄堂村口骤然停下,马匹被悉数赶入插上标杆的良田中啃食起庄稼。丰员外见后大惊,连连表示搞错了。士兵却表示,胡大人就是如此命令,还说如果马匹吃了其他田地里的庄稼,不仅要赔付损失,还要受到严厉处罚。目瞪口呆之时,胡森来到丰员外身边表示,自己其实带着部队有事在身,马匹不吃就不能完成任务;吃了别人的庄稼别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好在岳父富有,所以只能让部队马匹吃岳父的庄稼,权当为国家作贡献吧。

  倾听着老人的述说,胡森的形象骤然在脑海中鲜活起来,也不由对胡碓村的深厚文化内涵刮目相看。不起眼的小小胡碓村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处处记录着昔日的辉煌,不仅是金西历史文化的瑰宝,开发九峰山旅游资源的“富矿”,更是挖掘、研究金西地区地域文化的重要课题。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