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7年第四期
世遗时代:大运河文化价值保护与传承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张环宙 时间:2017-09-21

  中国大运河是中华民族留给世界的宝贵财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古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大运河是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对照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总目标,讲好运河故事,构筑文化高地,世遗时代大运河文化价值的保护利用与发展有文章可做,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尤其大有文章可做。

  大运河文化带本质是“活着”的世界遗产

  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是一个由河道遗产、水源遗产、水利工程遗产、航运工程遗产、相关建构筑物遗产以及遗产环境组成的遗产集群。现存大运河河道和水利工程遗产大部分仍在发挥航运、输水、行洪排涝、生态景观等水利功能,是一种“活着”的遗产。这与一般意义上静态的遗产形成迥异的特征。作为城镇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运河不仅仍然具有防洪排涝、港航运输、调节气候等基础性作用,而且还具有展示区域文化、改善居住品质、拓展旅游消费等衍生性功能。作为系列遗产整体而呈现的杰出品质,代表了大运河随着区域文明形态发展、演变的时空特征,能够支撑、展现该遗产蕴含的突出普遍价值,传统运河工程的创造性和技术体系在今天依然富有典范性。

  大运河文化带具有三个典型特征

  一是巨型的文化线路。大运河是为了漕运而由中国历代中央政府修筑的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特点是线路漫长、体量庞大、内容广泛、串联点多、跨越区域众多、影响范围广大。大运河促进了南北不同地域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在国家统一、政权稳定、经济繁荣、文化交流和科技发展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二是丰富的多元遗产。由于跨越广阔而不同的自然区域,大运河的工程建设、行政管理体系庞大,加上历代变迁,大运河遗产的内容十分复杂,呈现出包括水工遗存、附属遗存和相关遗产三类丰富而多元的特质。三是动态的文化沉淀。从贯通至今,大运河文化带本身是一个动态的沉淀过程,至今未变。在大运河的10个代表性河段中,至今仍有 800 公里发挥着航运的功能。江南运河段是运河中形成最早、自然条件最好、连续运用时间最长的河段。浙东运河在用河道基本保持了历史上原有的线位,至今发挥着重要的航运、水利作用。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需直面五大问题

  现存的大运河遗产从春秋至清代的历史格局基本上是完整的,遗产属性与价值功能完备,遗产要素保存完整,但部分遗产要素保护现状堪忧,抢救性保护大运河遗产刻不容缓。一是保护意识单薄。大运河是“活着的,流动的文化遗产”,这与传统意义上的“遗产”概念直观感受不同,容易导致人们对运河世界遗产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价值认识不足或保护意识不到位,对运河文化带建设与运河遗产保护工作无形中增加了难度。二是遗产监管较难。作为跨区域的大型线性遗产,大运河的遗产监测与管理需要额外投入人力、物力,也为遗产破坏行为的执法取证造成了实际难度。三是城乡建设压力。城市化与现代化建设,使大运河面临着城乡建设压力和水利航运建设一定的压力,部分郊区河道、滩区被占用,沦为容纳污水的场所,一些具有历史价值的工程遭受破坏。四是法律法规缺位。基于不同利用管理目标下的法规体系在大运河文化遗产中呈现出一定的矛盾冲突,一个部门一部上位法,条块分割,管理交叉,尤其在涉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容易造成矛盾冲突和边缘盲区。传统意义上的文物保护法强调时间坐标,倾向于“静止”状态的保护。而大运河仍面临着防洪、灌溉、供水、生态和航运等发展要求。传统的文物保护法律法规难以适应大运河这样一个巨型活态的庞大遗产保护管理的实际需要。大运河全段性的专项立法未能得到相关部门的一致认同,因而未能实行。五是管理职能交叉。我国现行管理体制增加了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作的复杂性和难度,大运河跨越8 省(市)、流经35 个城市,涉及文物、水利、航运、交通、城建、环保、发改委、国土资源、旅游等十多个管理部门。在国家层面缺乏统一的运河管理机构,在省级层面缺乏相应的管理部门。管理职能交叉,保护及管理状况复杂,保护措施难以统一发生破坏行为时责任也难以界定和追究。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六大路径

  一是国家层面出台法律保障。抓机制就是抓大运河文化建设工作的牛鼻子。要从国家层面加强统筹协调,研究出台相应法律法规,以法律形式明确文物、交通、城管、规划、农林等部门职能,建立多部门协同保护的工作机制,进而形成全方位、立体化、高质量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管理格局,为建立健全大运河世界遗产保护长效机制提供基础和保障。

  二是加快多规融合。规划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龙头。要结合各省(市)实际,基于运河遗产突出普遍价值,加快编制符合省情、市情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总体规划。将总体规划编制与各地的城市总体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等充分衔接,并综合港航、水利、环保、旅游等专项规划内容,实现多规融合,优化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项目审批流程,明确运河遗产不同管控要求,提高规划可操作性和落地性。

  三是保障遗产安全。遗产安全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底线。要按照国家文物局统一要求,积极开展运河遗产监测预警平台系统建设提升。要通过内建、外接等方式,提高运河遗产动态视频监控覆盖面。要兼顾全段情况,制订大运河遗产监测通用指标体系,各地充分运用这一通用指标体系。要实时监测运河遗产本体真实性、完整性保存状况,遗产区和缓冲区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对遗产本体影响等,确保问题隐患早发现早处理,有效保障运河遗产安全。

  四是推进合力治水。水生态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最大界面。要建立省-市-区-街道四级运河“河长制”机制,落实水环境“一河一策”治理和“治、管、保”三位一体职责,形成治水合力,全力推进重点项目建设。构建责任明确、协调有序、监管严格、保护有力的运河水环境管理保护机制,统筹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实行联防联控,为维护大运河文化带的健康生命、实现运河的永续利用提供制度保障。

  五是打造产业集群。产业是大运河文化带的发展动力。在传承与保护的基础上,充分挖掘运河文化资源,促进城市繁荣,提升文化软实力。要按照运河遗产要素各自具有的价值特征及其对遗产整体的价值贡献进行有效保护利用,合理配置有利于价值阐释的展示、游憩功能。要以运河遗产核心段的历史建筑、工业遗存、特色街区等特色风貌区为载体,发挥运河遗产文化传承积淀的内在核心价值优势,创新文化创意、工业设计、非遗文化等产业模式,全面推动大运河国际文化创意带建设,培育国际化水准的运河文化产业集群。以文化产业为内容,提升旅游休闲产业发展和竞争优势,实施大运河旅游全域化战略,发展度假休闲、体育健康、会展等各类大休闲产业,丰富旅游休闲供给,打造富有生命力的运河文化产业集群带。

  六是营造宣传之势。要充分发挥社区、学校、媒体、民间组织四大主力,积极探索、引导和发挥公众力量共同参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通过门户网站、微信、路演、有奖征集或问答等线上线下活动,扩大影响力、提升群众参与率,让大运河文化建设深入人心。鼓励与丰富艺术表演、商务论坛、国际志愿者等民间交流活动,为世界运河城市提供展示沟通合作机会和平台,共享发展经验,推动互利合作,促进国内外运河城市共同发展繁荣。(作者系浙江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教授)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