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一期
忆张森水先生: 润物无声 春华秋实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3-20

    十年前的2007年11月27日,张森水先生离开了他执着追求了半个世纪的旧石器考古事业。最近,来自省内外的专家学者、考古工作者在浙江安吉县溪龙乡张森水纪念园举行了“张森水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老一辈旧石器考古学家中有三位是浙江人,出生在仙居的张森水先生先生便是其中一位。张森水先生是浙江旧石器考古的领路人。1974 年秋冬之交,由张森水和韩德芬、戴尔俭、魏丰等人组成的调查组,在建德市上新桥乡乌龟洞发现了一枚人类的犬齿化石和一批属于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的化石,但没有发现伴存的文化遗物。从此,在家乡找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物便成了先生的夙愿。进入新世纪后,古稀之年的张森水先生不顾辛劳,奔波于浙江的山间旷野。酷暑骄阳下,萧瑟秋风中,处处都留下他的身影。
    2002年10月10日,张森水先生带着“中国晚更新世现代人起源与环境因素研究专项——浙江旧石器考古调查”课题,来到当时仍是旧石器考古空白省的浙江。作为课题组成员之一,我有幸追随先生左右。在与先生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亲切亲近感油然而生。我从当初的不了解旧石器,到如今专心从事旧石器考古,与先生潜移默化下的精神感召分不开。
    经过一个多月的野外考古调查,课题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安吉、长兴两县发现了31 个旧石器地点,共取得石制品333件,填补了浙江没有旧石器的空白。而这其中的“浙江旧石器文化遗址考古第一点”就是在第一天调查时发现的。
    当年10月12日,我们抵达安吉县,并于次日一早赴溪龙乡凉亭岗砖瓦厂。先生让我们先到选泥车间找石器,再到废弃的石块堆中寻找。按先生布置,我们调查组5个成员分成2组,穿过砖瓦厂晾晒场上的一排排砖坯,找到选泥车间和检选分离的废弃石块堆。古稀之年的先生身先士卒,二话没说,径直走向废弃石堆弯下腰,全然不顾石块上的垃圾和泥土,不停翻捡、不断察看。我和安吉博物馆的邱宏亮从未做过旧石器考古,心生怯意,只默默跟在先生身后翻捡,却不得要领,随捡随丢。先生转身看到,没有批评也没有责怪,只是轻声说:“看到石块有破损别丢弃,先让我过目。”经过一番查检,先生找到了几件人工痕迹清楚的标本,但石制品脱了层。于是我们步行2公里,前往溪龙砖瓦厂调查——这个砖瓦厂的取土场还保留有网纹红土剖面。在剖面上采集了几件石制品并询问工人后,我们得知厂里目前制砖用的红泥是从约3公里外的石家村开发区运来。先生决定去那里看看。
    午后,我们再次步行约1公里至石家自然村开发区调查。只见几万平方米的场地上满眼尽是红色。推土机轰鸣着,将岗地上的红土推平。新裸露的地坪散落着大量石块。我们就沿着场地西侧新挖出的断面,继续捡寻查找石块。邱宏亮从断面红土中抠出一块石头,但全然不识,不及多想就丢弃于地。近旁的先生却眼前一亮。据他日后回忆,“就在这一刹那,好像有一道奇异的光进入我的眼帘,赶紧走过去一看,好一件石制品,真是太幸运了! ”这便是浙江发现的第一件有确切地层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物——单台面石核。先生希望在家乡找到旧石器遗址的夙愿,终于在安吉县溪龙乡上马坎实现。上马坎神奇地成为浙江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文化地点,也预示了浙江的旧石器考古从此“上马扬鞭”。2002年11月3日,当先生站在上马坎试掘探方中,向毛昭晰先生及当地县领导介绍旧石器发现与试掘情况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2007年上半年,我们在长兴县小浦镇光耀村发掘银锭岗旧石器时代遗址,6月7日做周边调查时,发现了一个洞穴(后称合溪洞)。晚上,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刚遛弯回家的先生。获悉长兴县发现了洞穴遗址,先生的声音在电话里都透着高兴,并嘱咐我把遗址及化石的照片发给他看。连续3天我向先生汇报调查所得,先生一边耐心听我讲述,一边详询细节,解答疑问。那时我对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考古发掘全无经验,虽隐约感觉先生似乎身体有恙,但依然盼望他能来现场答疑解惑。先生欣然答应如身体允许,将于18日之后到长兴。
    9月21日,先生和师母到达长兴县博物馆,并在下午来到银锭岗发掘工地。先生不顾舟车劳顿,无暇欣赏青山秀水,就在驻地院子里察看合溪洞的石制品和化石。山里的农家院子远离了纷扰与喧嚣,斜阳下,先生坐在低矮的小木凳上略弯着腰,一件一件地察看。我们在先生身边细听讲解。山里的蚊子凶,围着从北京来但非异乡客的先生肆无忌惮叮咬,先生却浑然不觉,专注于化石和石制品。在观察石制品时,先生打趣说,当初第一次看到人字洞的石制品,就像第一次看到师母一样;现在看了合溪洞的东西也是这种感觉。第二天上午,先生前往合溪洞实地考察,车在山间一路颠簸一路行。接近合溪洞时,开矿留下的废渣堆积如山,行车颇为不便,于是先生脚踩乱石步行前往。及近洞穴断面,先生不顾劝阻,登高详察洞内地层堆积,并采集剖面上的标本,我们只能在左右侧护。
    结束合溪洞工作后,我和先生前往浦江县,开展了为期两天的调查。蒋乐平陪同我们考察了上山遗址和下毛洞,还在库房观摩了上山遗址出土的打制石器。先生的T恤被汗水湿透了,依旧专注观察一件件标本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说:“我与张森水先生颇有渊源。当年先生应邀赴吉林大学讲授旧石器考古课程,我是课代表,于是和先生结缘。先生曾希望我从事旧石器考古,鼓励我考他的研究生,后来阴差阳错,我从事了新石器考古。先生退休后,希望帮家乡填补旧石器考古空白,我便推荐了徐新民。安吉考察伊始,我与新民一起陪先生四处奔波,一同前来的师母也感叹干考古真辛苦,我们却乐在其中,十分享受与先生一起工作的时光。此后与先生见面虽不多,但对他的感情一直非常深。”
    张森水先生在浙江工作时间虽短暂,但却留下了让我们享用不尽的财富。先生汗流浃背地忘我工作的身影感动着我,先生踏实认真的敬业精神激励着我要努力做好浙江的旧石器考古工作。令人白欣慰的是,2002年起,浙江的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逐步走上正轨,浙江的旧石器考古发现与研究也受到业界肯定,这正是张森水先生生前期望的。
    但愿我们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作者单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徐新民

    人物名片
    张森水(1931~2007),浙江仙居人,曾任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科学指导与咨询委员会成员、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近半个世纪的旧石器考古研究生涯中,他在野外考察、材料发现等方面取得斐然成就,尤其考证了位于安吉县溪龙乡溪龙村西苕溪东岸的上马坎遗址为东亚大陆古人类重要活动地之一,填补了浙江省旧石器考古的空白,还将浙江古人类活动史从5万年向前推进到约一百万年,堪称“中国旧石器考古学的领航者”。2013年3月,上马坎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题海盐蜀师砖
    乾隆六十年,嘉兴张廷济曾于海盐渔舍得砖蜀师,为精舍八砖之一,《清仪阁古器物文》留有蜀师砖及所凿砖砚拓片题跋。张廷济另有长歌《吴蜀师砖赋呈阮中丞师》。仪徵阮元《两浙金石志》载:近于吾乡平山堂濬河所得蜀师砖。故芸台有称“蜀师者,吴中作砖之氏,即工师也。”海盐张燕昌《金石契》载:“蜀师砖制作甚精,吾乡海上常有见之。邓尉徐友竹坚云:扬州平山堂下开河得古砖,亦有‘蜀师’字,‘蜀师’二字未详何义。诸宫赞草庐谓是匠人之名。近莘芹圃于吴兴得一砖,文曰‘蜀夫’,篆法亦古雅有致。按《汉隶字源》《隶续》俱载‘景师砖’。蜀师、蜀夫,景师、蜀师,岂其类与。”笑我谓:《说文》,蜀字有作葵中之蚕解。上网下虫,蚕之象形也。墓砖作蜀,当有期望化蝶重生之意。蜀师,即今殡葬工之称。此砖癸巳腊月,周君荣先购自嘉兴月河,海盐出土。相类残砖,十二元成交。近闻蜀师整砖,已有一万五千成交者。拓片吾友磊庵所作。
    丙申年七月十七日。嘉兴笑我记。(范笑我)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