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一期
法国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借鉴与思考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3-20

    2017年10月15日至11月4日,我有幸赴法参加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培训,培训交流重在学习互鉴、兼收并蓄。结合当前工作实际,借鉴法国的有益经验,主要从5个方面对加强我国及我省文化遗产保护利用作了一些思考。
    强立法,完善文化遗产保护法律法规建设
    法国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众多,之所以能够较好地保存到今天,主要得益于一套完备的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其中文化遗产保护立法功不可没。法国大革命时期文化遗产遭到严重破坏后,即开始重视文化遗产保护立法工作,先后颁布了涉及历史文物建筑、古迹、艺术品、景区景观等10多部文化遗产保护法律法规。随后又逐步修订完善。文化遗产保护内涵和外延的不断延伸以及相应的法律夯实了法国文化遗产保护的坚实基础。
    目前,我国已经出台包括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等法律法规,但与快速发展的城市化相比,立法进度不能满足当前文化遗产保护的实际需要,缺乏考虑不同类型、不同产权性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专项法规。特别是随着旧城改造规模的扩大,尚不完善的文化遗产保护法律法规体系凸显不足,给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带来了冲击。一些历史建筑由于没有刚性的法律保护而被拆除或破坏,有些新建建筑和公共空间与文化遗产之间缺少协调,以致原有的历史文化价值没有得到延续传承。“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应当推动文化遗产保护法规的进一步完善,为更好地保护文化遗产、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促规范,健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标准化体系
    法国在文化遗产专业人才建设、保护修复标准、标识管理方面都有统一的标准。早在1830年,法国就成立了专门研究历史建筑的机构,除设置行政人员外,还有文化遗产方面的专业人才,主要由建筑师(ABF)和建筑规划师(AP)组成。建筑师的身份是公务员,由文化部派驻到大区(相当于我国的省),对大区的文化遗产进行普查和研究,审批文化遗产施工并进行监管,建筑师的权力和责任就是保证各种保护规划和政策的执行。而建筑规划师的职责是按照建筑师的要求,对文化遗产进行修复。两者都须经过严格的选拔和培训才能获得资格,这种专业培训和资格选拔大大提高了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专业化水平。在文化遗产保护修复方面,法国制定了一整套标准,要求对单体建筑实行原状保护,不得随意变动;对城市内大面积的传统建筑,采取原貌保护;对保护范围内的新建建筑,要求风格、线条、色调与文化遗产相协调。这些规定保证了文化遗产的修复质量以及城市历史环境的一贯性。同时,还对文化遗产采用标识管理。除了国家级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传承人(如法国优秀工匠)、特色小镇、特色公园等也都有特定的Logo,既方便识别管理,也代表了品牌质量,有利于宣传推广。
    与法国建筑师相比,我国考古及古建筑修建专业人员挂靠在文博系列或工程师系列中评审,不利于人才队伍专业化建设。文物建筑修复缺少一定的规范化技术标准,影响了文化遗产保护修复水平的提高,甚至还出现画蛇添足、修旧如新的反面案例。应当在专业资格评审中更加关注文化遗产保护专业发展,鼓励专业人才根据我国文化遗产的特点,加强文化遗产维护、修复、整治的标准化研究和实践,逐步建立健全文化遗产保护修复标准体系。同时,对现有的各级文保单位、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建筑、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以及特色小镇、国家公园等进行类别区分,加强标识管理。
    优管理,探索开放式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模式
    1983年法国《地方分权法》明确了国家、大区、省、市在文化遗产方面的权责。大区、省、市可以根据当地文化遗产的数量级别、区域分布等特点采取不同的管理模式,主要分三类:第一类是政府主导模式,如拥有6处世界文化遗产的阿尔勒市采用由国家、大区、省、市财政共同投入保护管理模式(分别占比40%、20%、20%、10%)。通过申请国家古代文化古迹修复项目(总投入1亿欧元),阿尔勒市获得了3200万欧元项目资金,用于古罗马竞技场和古歌剧院的修缮。同时作为梵高曾经的创作地,梵高基金会、鲁马基金会也给予了很大支持。第二类如尼姆市,市政府把所有文化遗产古迹委托给私人文化机构运营,双方协议议定一部分经济收益返回市政府。为加强加尔桥这个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尼姆市成立了由多方参与管理的非政府组织机构即加尔桥古迹保护中心,中心每年自筹资金700万欧元,国家、大区、省、市等共同出资支持300万欧元。第三类如阿维尼翁市,采取公私结合的做法,由市政府授权西塔其斯城市管理中心开发文化旅游,并对文化遗产古迹进行日常维护。2016年文化旅游收入为1120万欧元,年增长率为30%。中心向市政府支付35万欧元用于文化遗产保护,同时由年度预算投入15万欧元,用于文化遗产古迹的日常维护。不管哪种模式,文化遗产保护管理的原则和标准依然掌握在国家以及国家在地方的权力机构。法国政府平均每年对文化遗产保护的投入约占财政总支出的1%左右,但这些费用远远不能满足文化遗产保护修复的资金需求,特别是非国家级文化遗产,需要通过基金捐赠、企业赞助、盘活文化遗产等方式来增加保护投入。如凡尔赛宫镜宫的修复主要由赞助商支付,赞助资金可以享受免税政策,同时施工时还会悬挂赞助商广告(法国一般不允许在公共空间悬挂广告,只有施工期间可以)。
    虽然这3种管理模式各有利弊,但对于解决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人员资金短缺有一定的启发。要进一步深化文化管理体制改革,以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为原则,根据各地实际情况,选择某个文化遗产点作为试点开展探索,鼓励社会、组织共同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管理。
    活利用,强化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
    法国对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是基于与社会经济、特色文化、城市交通、生态保护等方面的综合考虑,较好地实现了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良性循环。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对历史建筑遗产的利用,不单局限于本体的修复,而是更加注重文化遗产的再利用,以及对历史地段内居民生活工作环境的改善,从而保持文化遗产的活力,使其价值在新的时期也能得到提升。如著名的奥赛博物馆就是由废弃多年不用的奥赛火车站改建而成。尼姆市把古罗马斗兽场改建为大型文化场馆,每年举办的活动高达60多场。二是注重遗产文化元素的提炼开发。文化遗产地和博物馆特别针对本地本馆的文化遗产特点开发特色纪念品,文化元素运用精妙,产品设计制作精良,深受游客喜爱,产生了较为可观的经济效益。如阿维尼翁市的文化旅游业年收入为1200万欧元,其中纪念品销售收入110万欧元。三是博物馆将文化传播教育作为一项重要职能。我们所考察的博物馆几乎都设置了教师培训项目,随处可见观展的学生,文化氛围浓郁。法国建筑设计与文化遗产博物馆为普通大学生提供1年的免费参观,还为在校建筑学学生提供免费参观临展。法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是索邦大学联合体成员,共同培养硕士生、博士生。尼姆市美术博物馆的儿童活动中心每周开放6次共10个小时,为学校提供教育教学场所,每年有6000名学生参加活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在坚持保护的前提下进行适度合理开发和建设,通过适度合理开发和建设来实现更好的保护。特别是文物建筑和历史建筑,作为城市历史文化发展演变的重要载体,通过改造再利用,有利于展示城市的建筑风格和文化特色。同时,深入挖掘文化文化资源的价值内涵和文化元素也是活化利用的一个重要方面。目前,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文化创意产品同质化问题以及收入分配问题都亟待解决。此外,增强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也是促进“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坚定文化自信的有效举措。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要从娃娃抓起,强化教育引导尤为重要,弘扬中华文化、树立文化自信亦是如此。2015年出台的《博物馆法》对制定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教育教学、社会实践活动的政策措施,以及鼓励学校组织学生到博物馆开展学习实践活动等都有明确要求,但在实际工作中没有得到有效执行,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对接融合、优势互补的作用有待充分发挥。另外,临时展览是不是收费、怎么收费的问题也值得进一步探讨。
    妙诠释,多手法展示文化遗产魅力
    在学习考察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世界文化遗产加尔桥的宣传片,12分钟的纪录片《时间的桥》,以蜻蜓的视角,用建筑标尺、动画图解结合实景拍摄的形式,没有一句旁白,却形象地展示了加尔桥的历史,清晰地回答了为什么建、怎么建、建成后对当地居民生活的影响等一系列问题,生动活泼、浅显易懂,孩子或非专业人士一看便知。加尔桥博物馆没有文物展示也没有太多文字,即使语言不通,也可以通过解说图册和展示现场的影像、模型,加深对加尔桥历史及构建的理解。阿维尼翁教皇宫讲解器有11种语言,同时还利用高科技开发了集声音、图像为一体的3D讲解器(华伟集团提供硬件、以色列开发软件),还原教皇宫当时的历史风貌,让游客更加直观形象地了解文化遗产古迹,同时针对青少年群体,在数码导览机中开发了寻宝游戏,增强了参观的娱乐性。此外,法国还十分重视文化遗产的宣传,尼姆市把2018年申遗宣传单放置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兼作图书馆),宣传单上不仅印有本市文化遗产古迹的图片,还附有支持或资助申遗的表格,鼓励居民游客共同参与尼姆市的申遗工作。
    这种从受众视角出发设计的展示形式更符合受众在观展过程中的心理、行为、审美需求,值得在良渚文化遗址申遗工作中借鉴运用。如果在遗址宣传片和解说标牌中,采用图解方式和3D还原技术说明古城、水坝的历史与构造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可以较好地解决土遗址观赏性不强、展示难度大的问题。另外,申遗意味着要承担更大更重的保护责任,需要整合政府、社会、组织、群众的保护合力。国家文物局印发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规程》要求,申报工作应当建立有效的宣传、教育和社会沟通渠道,鼓励遗产地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确保当地群众特别是利益相关者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使申报工作达成社会共识。因此,学习尼姆市申遗宣传的做法,以合适的方式营造深入人心的申遗氛围,鼓励当地群众更多的了解、理解、支持和参与到申遗保护工作中,将更有利于良渚遗址得到更加全面、和谐的保护。(作者单位:浙江省政府办公厅教卫处)戈芝卉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