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二期
张岱在绍兴遗迹探访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5-29

    “吾越有明一代,才人称徐文长、张陶庵,徐以奇警胜,先生以雄浑胜”。这是前人对张岱的评价。张岱曾自嘲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时文不成,学仙学佛学种地,皆所不成。
    张岱的后半生处在朝代更迭、社会急剧动荡的生活环境中,“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经历过大时代的动荡,晚年时的张岱“遥思往事”,提起笔来,坐说昔年盛事。于是便有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等一系列回味无穷的文章。然而,张岱自去世三百多年间,其故居、旧居亦一直被人们所混淆,现除了绍兴吼山存余着其笔下的那个“大鱼如舟”传说的放生池,以及那句“谁云鬼刻神镂,竟是残山剩水”的摩崖石刻外,还有哪些遗迹?
    别业名园众多
    世人一直把“快园”作为张岱故居,错焉。“快园”只是他五十岁左右时的“僦居”(租赁),据笔者阅读张岱的著作而知,其故居、别业、名园可谓众多。
    绍兴自宋至清,一共出过27位状元。然而,他们的府邸大都不可考,部分遗存至1949年后的,恐怕只有绍兴城内的张元忭了;而张元忭就是张岱的曾祖父。
    明隆庆五年(1571),状元张元忭的府邸坐落在绍兴城内原车水坊,即今人民西路绍兴市地税局所在处。新中国成立之初,张府中轴线上尚遗存一个台门、台门外东西两侧旗杆石以及街路东西两端各有一座二柱一门石行牌与倚柱而坐的四个石狮子。但不久,以各种原因都被先后拆除。
    从1571年张元忭府邸落成到1597年张岱出生,时间相隔20多年。由此可以推算,张岱的故居应该是状元台门,他从小也应该生活在状元台门里。
    张家原为越中望族,别业名园遍布绍兴城里和郊区。仅状元台门及卧龙山一带,就有张汝霖(祖父)晚年兴筑的“砎园”,张懋之(叔祖父)的“筠芝亭”,张耀芳(父亲)的“苍霞谷”,张联芳(仲叔)的“万玉山房”,张元忭(曾祖父)的“不二斋”、张岱的“梅花书屋”等。
    另,在绍兴城南及九里山一带,还有张耀芳的“众香阁”、张五的“天镜园”,张汝霖开九里山,建“表胜庵”和“天瓦山房”,张天复(高祖)构建的“镜波馆”等十多处之多。
    张氏家族历来有诗书荣身的传统。张岱自幼便追随先人于山水亭园间适意流连、饱读诗书:“余六岁随先君子读书于悬杪亭”,“余自垂髫聚书四十年,不下三万卷”,除却书香的沁渍涵养之外,碧水幽窗、空明清澄的亭园山林也给予张岱以清明雅致的澄澈心境和高洁情操,他不止一次在文中提及他足迹所至的名园风致,光是“二梦”中写到的就有《砎园》《梅花书屋》《不二斋》《天镜园》《烟雨楼》等。这些亭台楼阁,在张岱笔下都犹如超脱世外的桃园净土。读书于此等悦目赏心、意出尘外之雅境,让张岱深得名士之气韵,一时间“幽窗开卷,字俱碧鲜”,因此张岱身上自然不可避免地带有高雅而别致的文人气息。然而,国变之后,这些别业名园或被毁、或被他人侵占,与张岱毫不沾边,他变得一无所有。
    项里避居
    明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随着崇祯自杀,明清易代,张岱历此天老地荒的惨烈巨变,好日子一去不复还。1646年闰六月绍兴沦陷,清军四处追捕支持鲁王监国的力量,张岱因曾参与拥立鲁王朱以海监国绍兴而被迫逃难。他随带一子一奴和一簏书籍,逃往嵊县西北山中,最后在离绍兴30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项里安顿下来。
    不愿侍奉新朝,又无殉国志气,张岱穷困潦倒,“披发入山”,避居到绍兴城外三十里的项里。项里,相传为当年项羽避难隐匿之地。项羽这位失败的英雄,在特定的时刻引起了张岱感情上强烈的共鸣。
    《陶庵梦忆》最后一篇《琅嬛福地》。张岱写到,“郊外有一小山,石骨棱砺,上多筠篁,偃伏园内……缘山以北,精舍小房,绌屈蜿蜒,有古木,有层崖,有小涧,有幽篁,节节有致。”“琅嬛福地”,是传说中仙人藏书居住的地方。对于晚年的张岱而言,项里村或许已经成为他心目中的一个“桃花源”。
    张岱在“琅嬛福地”建房三间,房屋背靠鸡头山,面朝项里江,屋旁岸边广植柳树,是读书写作的理想所在。张岱第一次到项里避居为清顺治四年(1647)七月至顺治六年(1649)九月,他在此地一边编写著名的史学著作《石匮书》,一边继续关注抗清复明的事业。
    康熙四年(1665),张岱又在项里鸡头山营建了生圹,对自己的“百年之后”作了安排。康熙十三年(1674),时已78岁的张岱带着两个儿子和老伴移居项里。张岱在“琅嬛福地”定居后,很少与人交往,过着粗茶淡饭的清苦日子。他自己更名“石公”“蝶庵”,又号“六休居士”,在寂寞的晚年着手编写了《于越三不朽图赞》和《琯朗乞巧录》,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在颠沛流离中,张岱与项里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先在那里避难留居,最后选择在那里定居终老,项里也因此成了张岱生命中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
    “快园”僦居
    张岱在项里先住了大约两年,直到顺治六年(1649)秋天才搬回绍兴城里。此时故居早已易主,园中一片荒芜,乔木被砍了,房屋被几家分占,面对此景,张岱不胜酸楚,只得僦居卧龙山下的“快园”。
    那张岱晚年的旧居——快园在哪?笔者在龙山北麓的“绍兴饭店”碑记上找到了答案:“明代散文家张岱,因清兵入关,国破家亡,诸家子孙零落,便僦居(租赁)快园24年……”原来现绍兴饭店为“快园”遗址。这里面山枕流,环境典雅。据地方志及张岱《快园记》记载,快园最早为明初监察御史韩宜可的别墅,后来,有一位叫诸公旦的文士成为韩家东床,被称“快婿”,园也因之称为“快园”。明代名士祁彪佳在《越中园•亭记》中云:“登龙山之荫,知为公旦诸君之快园。”国破家亡、流离失所之际,张岱破床碎几,饔飧不继,生活十分清贫,但他却有机会在快园僦居了24年,他的《快园道古》这部亦庄亦楷之著也在这里问世。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记述他小时候常随祖父张汝霖到龙山、快园游玩。快园这个地方,可以说凝缩了张岱一生的故园情结。
    墓地之谜
    张岱墓在哪儿?有没有被发现过?绍兴文史专家任桂全先生介绍说,关于张岱的墓,主要信息还是来自于他自己的《自为墓志铭》。
    张岱在《自为墓志铭》中写到,“曾营生圹于项王里之鸡头山……余故有取于项里也。”大意是说,自己选择了项里,并在项里鸡头山上造好了死后的墓穴。
    其后,他又写到“明年,年跻七十,死与葬其日月尚不知也,故不书。”到明年,我年纪就70岁了,去世与下葬的日期还不知道,那就不记载了。
    由此可知,张岱写《自为墓志铭》时还没到70岁。虽然学界对张岱的卒年尚无定论,但一般认为他在当时算是高寿,至少活到了80多岁。在这之后,张岱是否依旧留在项里,死后是否葬在鸡头山,仅从资料上无从得知。其卒年也有多种说法:
    一说,卒于六十九岁。嘉庆《山阴县志》卷十五《乡贤》谓:“岱六十九岁卒”。二说,七十余卒。清邵廷采《思复堂文集》卷三《明遣民所传•张岱》载:“山阴张岱,字宗子,左谕德元忭曾孙也,……年七十余卒”。三说,八十余岁卒。乾隆《绍兴府志》卷五十四载:“张岱,字宗子……年六十九,营生圹于项王里,曰‘伯鸾高士,冢近要离,余故有取于项里也’。后又十余年卒”。四说,九十三岁卒。清商盘《越风》载:“张岱,字宗子,号陶庵,山阴人,诸生……年九十三卒”。(谢云飞 谢 寰)

    名家名片
    张岱(1597-?),号陶庵,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山阴(今绍兴)人。为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散文家,以小品文声誉尤高。张岱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精于茶艺鉴赏,爱繁花,好山水,通晓音乐戏曲。晚年,他以清淡天真之笔写国破家亡之痛,寓情于景,意趣深远,在晚明散文中有较高地位。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