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二期
印象“三普”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5-29

    至今清晰地记得,2007年夏的一个傍晚,我忽然接到单位领导通知,选派参加省文物局在绍兴举办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试点工作。于是我收拾行李,匆匆出发,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
    试点定在绍兴县稽东镇,工作组人员由全省各地抽调业务骨干组成,并根据工作需要分为地下考古组和地上文保组。因为专业的关系,我被分在地下考古组,也是该组唯一一名女性。试点工作是紧张的,也是艰苦的:当时正逢酷暑难耐的盛夏,户外温度常达40多度,我们每天都要跋山涉水,穿行在山林丘野间,有路的地方要到,没路的地方也要到——很可能一座有价值的古墓葬就深埋在大山深处——个别乡村连公路都不通,只能徒步前往。没有上山的路,我们就用柴刀开出一条临时的路来;尽管穿了厚厚的外套,手脚被划伤成了家常便饭,真可谓“披荆斩棘”。工作的性质注定了普查的艰苦性。我们每天晨出暮归,除了白天上山下乡,晚上还要整理资料。
    由于试点所制文本将作为范本在全省推广,所以调查必须做到各种类别全面覆盖。而试点所在的稽东镇是一个经济相对欠发达、较为偏僻的山区小镇,除了散布的古民居外,诸如窑址等其他类别遗址并不好找。在试点工作组老师建议下,我们把目光投向自然地理条件优越、文物遗迹较为丰富的地方,富盛镇、平水镇也成了我们经常探班的地方。
    其实田野考古对我而言并不陌生。上世纪90年代读大三时,我就曾去江西上饶广丰县实习,发掘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那时条件很艰苦,师生十几人住在一个叫罗家村的小村落,吃住都在村支书家里。伙食倒还好,有专门的师傅烧饭。但村里没有自来水,每天的饮用水都是书记媳妇从村前小溪挑来的。而那条小溪也是村民洗衣洗菜之处——在那个民风淳朴的小村庄,根本就没有饮用水源和日用水源的概念——每天早晨蒙蒙亮,河埠头就热闹非凡:洗衣的洗衣,洗菜的洗菜,甚至还有宰鸡杀鸭清洗的。江西人爱吃辣,菜里总喜欢放辣,我们也入乡随俗,学会了早餐蘸着辣酱吃稀饭馒头。但可能水源不洁,也可能是饮食不适应,肠胃常常三天两头“闹革命”。
    相比之下,这次试点的田野考古条件要好得多:不仅吃住都在酒店,每天早晨还有车带着全体工作组人员抵达某个集合地,然后下车分头行动:地下组忙着踏勘古墓,寻找遗址遗迹;地上组忙着走村串户,登记古建筑;直到傍晚才披着夕阳余晖回去休息。在试点工作的两个多月里,我们走遍了稽东及周边的山山水水。古墓葬、古遗址、古窑址、古驿道……一处处遗迹被发现、被记录,我们别提有多开心了。发现是快乐的,但过程是煎熬的,甚至伴着深深的遗憾:有时在烈日下翻山越岭走一天,却可能什么也没发现。特别是有一次,我们根据村民的口述,进山去寻找一座民国时期大墓。那天刚下过雨,进山后走了一半,四处倒伏的树枝茅草让我们再也找不到路,更糟糕的是还有齐膝深的沼泽。我正逢身体不适,队员们就让我在原地等着,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见队员们回来。偌大的山林深处,天色越来越暗,周围却死一般寂静,我的心不由一阵阵恐慌。幸而想起儿时电影《应声阿哥》里的情景,我学着对山谷大声呼唤,很快就听见同伴们熟悉的声音隐约传来,我的心才一下子振奋起来。然而经过如此波折,那天我们的行程还是无功而返。除了劳而无功,其他遗憾也时有发生。比如一次我们去平水镇桃园村水竹庵桥头,调查一处春秋战国时期的越国贵族大墓。那是一座规模巨大的古墓,主墓北侧还有一陪葬墓。可墓葬的被盗掘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封土顶部自东向西有4个大小不一的盗洞,最大的长4米,宽1.8米,还有一些已经回填的盗洞。地面随处可见自盗洞翻出的白膏泥、木炭等,还有盗墓分子用过的球鞋、饮料瓶等。其实在文物大市绍兴,文物保护和盗掘古墓之间的斗争,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绍兴的试点结束后,诸暨市的“三普”工作随即全面拉开序幕。诸暨地域广,普查人员少,普查组又分成两组,各组的普查任务都相当艰巨。为了确保野外调查进度,每个工作日的白天,我都要下乡调查。由于时间仓促,白天记录的资料难免混乱。为了避免不及时整理带来的资料堆积-记忆模糊-信息失真的尴尬连锁反应,我只能利用晚上乃至休息节假日,抓紧及时整理归档,确保每一处文物点原始记录的真实性、完整性。在“三普”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已记不清有多少个灯火通明的晚上,自己是在笔记本电脑前度过的……
    诸暨的“三普”工作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好几件:记得在街亭调查梅岭傅氏宗祠时,原本调查已经结束,但在走出村口时,忽有村民反映,该宗祠还有一座牌坊,“文革”中被拆除,东西倒可能尚在。我没有放过这一信息,顺藤摸瓜一路走访,最终得到牌坊构件放在该村支书所办厂房里的重要线索。核实情况后,我在“保存现状”栏里做了记录,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2010年,傅氏宗祠被列为市级文保点。在次坞镇调查时,根据普查员上报的信息,荪溪坞有座清代的老房子。而荪溪坞是由四、五个散落在各山坳的小自然村组成的山村。“宁可多走冤枉路,也不可随意漏一处”,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于是为了寻找这座老房子,在汽车无法前行的情况下,我和队友们硬是徒步十多里,最后在一个叫里朝坞的小山村里找到了。在大唐镇调查道化桥时,不知什么原因,桥面上一直无法测到GPS数据,最后我只能到河床中央去测——幸好由于枯水期,河床露出了水面——当时正下着鹅毛大雪,雪花落在记录本上,刚写下一个字就模糊了,再写,又模糊……等我测量记录完毕,手都冻僵了。
    往事如风,轰轰烈烈的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一晃已经过去快十个年头了。在平凡而琐碎的日子里,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三普”工作的那些岁月。它就像一曲绵远悠长的乐曲,在我脑海里回响,挥之不去……(作者单位:诸暨市博物馆)宋美英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