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三期
踏访古迹遗址 讲好绍兴故事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7-26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那些有过辉煌历史的古迹遗址、古镇古村落正在逐渐湮没。而这些曾经引以为荣、引以为豪的“老古董”在轰隆隆的挖掘机、推土机前推下的同时,却引起了众人的“怀旧”和“乡愁”,所谓“故土难离,乡愁难了”。
    让地域文化凸显乡愁
    何谓“乡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乡愁是你离开这个地方,就会想念这个地方。乡愁是什么?是远方故土的一城一池、一砖一瓦,是来自家乡的一碗水、一盏灯、一味小吃、一声问候。而促使笔者去踏访绍兴古迹遗址,撰写老绍兴文史旧闻的原因很多,其中两件事印象特别深:一天,笔者在书圣故里蕺山公园游玩,在文笔塔前见一外地游客询问戴眼镜的中年人“王羲之故居”在哪里。中年人却答:“我只知道这里有‘蔡元培故居’,不知道‘王羲之故居’。”正当外地游客一脸无奈之际,笔者上前解释道:“这里就是书圣故居,只不过统称‘书圣故里’。你要找的‘王羲之故居’就在这山脚下的‘戒珠寺’内。这‘戒珠寺’就是王羲之舍宅为寺而来的……”游客满意而去。
    另一次,笔者在绍兴西小河历史街区调查人文古迹时,发现有许多老台门保存尚好,只是住在里面的居民几易其主,已不知道原来的主人以及老台门背后的故事了。譬如我在新河弄调查时,曾经询问一个嫁到此40多年的老大妈。她说这里叫“马家台门”,是一个姓马的资本家从清朝一大户人家手里买下来的,其还办过电话公司,但关于办电话公司的来龙去脉就不知道了。为此,笔者专门咨询了原在绍兴文史部门工作过的“老文史”,然而这位“老文史”也不清楚。后来,笔者在《绍兴市志》和《绍兴文史资料》中,才找到了“马家台门”主人的有关史料。
    通过这两件事,笔者深感绍兴有必要对地名文化、台门文化、名人故居、古村落文化等历史文化知识开展普及,既要让“老绍兴”知道,更要让来绍兴的外地人了解绍兴的地域文化和人文历史。为此,笔者自2015年起,陆续为《绍兴晚报》等媒体撰写文史旧闻,迄今已刊发近百篇,受到众多新老绍兴人的喜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笔者乐意将撰写旧闻得到“点赞”的几则花絮与大家分享。
    会龙桥吸引北京游客慕名寻访
    “我顺京杭大运河一路往南,到过很多城市,寻访了许多运河两岸的古迹。看到绍兴有座宋代廊桥(会龙桥)在大运河旁,传说是余天锡遇见宋理宗的地方,也就是会逢真龙天子的桥,所以叫会龙桥,我觉得这个典故特别有意思,很想去看看。”这是一位北京游客在网上看到笔者写的《历经千年宋代廊桥,几经修缮失管中》及《会龙桥亭被称为绍兴‘八桥亭’之首”》等“旧闻”后,向《绍兴晚报》热线的反馈。
    笔者晚饭后常会到迎恩门外西郭门一带散步,这里的人文古迹仅古桥就有迎恩桥(绍兴古桥群之一,国保)、会龙桥、虹桥(市保),梅仙桥、霞川桥等;此外还有李慈铭故居、钟山寺、古箭楼、“十里霞川”,以及与南宋全皇后有关的凤起路、宫后河、宫后庙、宫后村等。然而因拆迁,这里实施了迎恩门开发工程。一天,家住虹桥坊的一王姓老人告诉笔者:“自从西郭门外老街被拆迁,开发迎恩门风情街后,许多老屋、古宅都被拆除,这座宋代廊桥会龙桥却保留了下来,有关部门也投入了大量财力、精力。但这座有亭、有过廊、有殿屋的古建筑在修缮后却处于失管状态,亭桥内外的照明设施或遭破坏或被盗窃,附属房内垃圾满地,无人管理”。
    笔者查阅资料得知,此桥和亭廊可大有来头,是绍兴俗语中“绍兴城里五万人,台门足有三千零,十庙百庵八桥亭”的“八桥亭”之首——“亭桥”,又与南宋理宗皇帝的发迹有密切关系。
    据《越中杂识•古迹》记载,理宗母家全氏住在西郭门外虹桥北。理宗童年时,值秋暑,偕弟浴于河。适逢鄞人余天锡自杭来,舟行抵绍,忽雷雨,理宗与弟趋避舷侧。天锡卧舟中,梦龙负舟,惊起视之,乃两儿也。后宁宗崩,理宗继位。余天锡相会理宗兄弟处,后人称为“会龙堰”,堰上之桥谓“会龙桥”,桥上之亭曰“会龙桥亭”,后列为绍兴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然而笔者寻遍桥的前前后后及这里建筑的里里外外,不见碑牌,于是就写了《历经千年宋代廊桥,几经修缮失管中》及《会龙桥亭被称为绍兴‘八桥亭’之首》,在“绍兴网”和《绍兴晚报》上呼吁,之后引来北京游客的慕名寻访。
    “南渡世家”后裔来电感谢
    市民陈先生一次在绍兴“运河园”游玩时,看到有一处移建的老台门建筑,台门门额上有块明代绍兴知府汤绍恩的“南渡世家”手迹石匾,便询问笔者是否知道此匾的来历及其背后的故事。为此,笔者进行了走访调查,还向主持过“运河园”修建工程的绍兴市鉴湖研究会会长邱志荣咨询。他说这块石匾是民间收来的,具体到底是从哪里拆除的,主人是谁,他也不知道。
    “无巧不成书”,一次笔者在蕺山公园游玩时,见几位老人在亭子里闲谈,便上前询问。结果一位年已84岁的丁大爷介绍,自己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离家仅百余米曾有一“唐氏家庙”。自己亲眼见过该庙以及徐文长所书的“唐氏家庙”长匾,上又有一块正楷白底黑字的“南渡世家”石匾,后家庙被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由此可见,“南渡世家”石匾可能是明代嘉靖年间汤绍恩任绍兴知府时题的。如果从汤绍恩赴绍兴任知府那年(1536)算起,石匾迄今已有480多年的历史了。
    调查清楚来弄去脉后,笔者就写了《堪称“南渡世家”,这家到底有何来头》一文刊发《绍兴晚报》。不久,一位自称唐氏后裔的85岁退休教师打来电话,表示自己小时候每年都要随大人到西街螺蛳桥的“唐氏家庙”祭祖。后来家庙被改成锯板厂,便再没机会祭拜。如今看到文章才知道,尚有祖上遗迹在,感觉又找到了根……
    “石元宝”原来与纺织之乡有关
    “小谢,你发在《绍兴晚报》的‘石元宝’稿子让我们长知识了,原来与绍兴‘纺织之乡’有关,要为你点一个大大的赞。”这是在绍兴有着“故事大王”之称的吴传来在一次会议上与笔者见面时说的话。一个“故事大王”说笔者的“文史旧闻”让他长了见识,真让人有些受宠若惊。
    这只是一篇小稿子,无论位置还是版面都不十分显眼,但受到新老绍兴人的关注,都认为长了见识,这让笔者意想不到的。
    当初笔者看到这只“石元宝”时,也与大多数读者一样,认为可能与“招财进宝”“镇宅”等吉祥寓意有关,但通过查阅史料和调查才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石元宝”叫砑光石,也叫踩布石,是古代染布作坊染好布疋后特有的后续整理工具,由上爿和下爿两部分组成。过去的染坊有一木架,放一中心纵向呈浅凹状的长方形凹形垫石,谓之下爿。染好晒干的布,卷在木轴上后,放到凹状垫石上,压上底部与横向圆弧相吻合的上爿元宝形石。人站在元宝形石上,足踏两端、左右晃动,往来施转,使布质紧薄平滑而有光,增加布疋的色牢度、经纬密度和韧性。随着印染设备和技术的发展,这种较原始的工具逐步被淘汰,也就成了“古董”。
    只可惜这“元宝石”在“南渡世家”的移建老台门里放着,没有片言只字的说明、解释,常使人不知为何物。谢云飞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