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金兴盛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吕可平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18年第四期
丽水城市建设与城墙保护奏和谐之音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  时间:2018-09-11

    城市建设中的文物保护工作越来越得到各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理性认知,它应是城市建设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如何在城市建设与发展的过程中,有效地保护城市原有的历史文化遗存,并合理利用这些历史文化遗存展示城市个性和魅力,是需要我们进行研究和破解的一项考题。
    丽水,古称处州,具有1400多年建城史,在当代城市建设过程中同样面对着这样的问题。2009年,处州府城六门之一的行春门和700多米沿江古城墙在江滨区块旧城改造中破土而出,是保?是移?是拆?让丽水这座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织的山城费尽心机,也引发了人们的思考。
    2007年,丽水市政府决定对位于万象山脚以东、囿山路以南、大洋路以西、江滨路以北的老城区进行综合性改造,以适应城市发展的需要。这是丽水市区迄今为止最大的旧城综合改造项目。江滨区块旧城改造一启动,市委市政府就明确要求:区块内该保的文物一定要依法保护到位。市政府拨出60万元专款,用于编制《处州府城墙保护规划》和《江滨旧城改造区块文物保护方案》。
    当时,市文物部门在旧城改造区内的厦河门老街区一带调查中,新发现多处城墙遗迹和遗存,一些房屋就借助古城墙基础建在城墙之上。在调查中新发现处州府城六座城门之一的行春门(厦河门)瓮城遗迹尤在。行春门即位于古府城的东南角,从清光绪三年(1877)版《处州府城图》中可以看出,沿江的括苍门、南明门和行春门设有瓮城,有着防御防洪双重功能。而行春门相对于其它各城门更有气势,城台上还建有重檐的城楼。民国三十五年(1946)丽水市区地图上处州府城墙及其行春门瓮城线型清晰可辨。现因行春门瓮城一带城墙遗址上叠压着后期建造的建筑物和构筑物,城墙遗存情况不清,故发现前一直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丽水城市主干道新卢镗街的规划将横穿行春门瓮城而过!百年行春门古城墙将永久从人们的眼前消失?几乎每个土生土长的丽水老市民,都会对丽水这座刻着历史烙印的古城墙发出感叹。也正是因为此,这段充满故事的古城墙在面临拆迁时,引发了市民及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自己的“保城”的愿望。在保与拆的博弈中,三种方案被提了出来:一是道路规划不变,二是原状易地保护,三是原址原地保护。第一种方案是新卢镗街规划不变,放弃行春门瓮城保护,这将造成文物的永久灭失;第二种方案需要搬迁行春门瓮城,这也不符合文物原址保护的要求,尤其是对于具有古城地标作用的古城墙而言,作迁移保护也是极为不妥的;第三种方案对行春门实施原址保护修复,这样虽然彻底保护了文物,但要化高昂代价调整道路规划框架。
    城墙的命运,也引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多次组织专家讨论,并要求文物部门进一步摸清行春门的遗迹、遗存情况,供市委、市政府最后决策。2009年4月底,文物部门对行春门及瓮城进行勘探试掘,在行春门瓮城开挖6个探点。通过发掘,原埋藏于地下的城墙和瓮城遗迹一一被揭露出来。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瓮城,与南明门瓮城建造有异曲同工之妙。发掘成果一经出炉,时任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即赴现场察看。5月13日,市委书记亲自主持专题会议研究。会上,在广泛收集和听取专家、部门意见之后,决定对行春门瓮城城墙采取原址原地保护的方案,以行春门瓮城保护为前提,新大猷街调整规划,道路北移;沿江而立的700多米古城墙作整体性保护修复,形成南明门——行春门沿江古城墙景观带。同时还决定以古城墙为依托,在古城墙的半围合区域内建成文化街区。
    决定一出台,文化部门及时对古城墙的文物遗存进行评估,编制保护修复工程方案,规划与建设部门开展道路改线专题研究并迅速调整方案。新大猷街线型北移后,行春门瓮城保住了。但“保城”付出的代价,保守估算也在亿元以上。因为“保城”,旧城改造一些可利用的土地不能再利用,一些可开发的项目无法再开发。前后两张规划图纸变化,体现了一个政府对待文物保护的态度与胆识,让人真切感受到一个城市对文化遗产的呵护与尊重。
    不惜以上亿代价保一段古城墙,值吗?当然值。价值在于这段古城墙蕴含的人文气息和建筑语言,其丰富的历史信息,使城墙当之无愧成为记录丽水城市历史发展的符号。文物的不可再生性,使其具备了提升、丰富该区域文化存量的功能,文化的无形价值绝非金钱可以等价估算。时任丽水市委书记陈荣高是这样说的:“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总体上看并不矛盾,但有时冲突也在所难免,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应把眼光放长远些,对文物多一些宽容。任何短视行为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损失,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决策层深深认识到,保护一座城市的文化基因,是城市决策者的天职。
    历尽岁月沧桑,见证了丽水城市变迁的处州府城墙,在城市建设的大潮中得以保留,可见丽水对文物保护的态度与决心。虽是个案,但也是必然。一座古城墙,映射出丽水市应对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这道考题时闪现的理性之光。
    今天,丽水城瓯江岸边,跨过大洋河上的石板桥,便可近距离去触摸斑驳的城墙墙垣,绕行在城门、瓮城与马道之间,抬头仰望气势恢弘的城楼,此时,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这便是修复于2017年的处州府城——行春门古城墙。前后8年历程,行春门城墙保护工作画上了圆满句号。(作者单位:丽水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吴志标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